首页|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娱乐|财经|舆情|教育|第一书记网|地方|发现|游戏|汽车
首页>>新闻 > 时政 >>  正文

《三秦都市报》刊发《新城区交通局查获2辆黑车 》

发稿时间:2018-09-21 08:48:00 来源:长安街知事 中国青年网
她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今年夏天江苏水灾重,淮安那里又是重灾区,小六(指周恩来的侄女周秉建)在中央党校都听过淮安抗洪救灾代表的报告,所以一定要请当地领导人把周恩来纪念馆的开馆仪式降到最低规格。

  6月26日,天津召开领导干部警示大会,市委书记李鸿忠、市长张国清等观看了警示教育片《为了政治生态的海晏河清》。6月27日晚,该片在天津卫视公开播出。

  长安街知事注意到,包括原和平区委书记李金亮、滨海新区人大常委会原主任赵建国、原西青区委书记周家彪等在内,此前天津落马的10名厅局级干部集体出镜,相关案情均为首次披露。

  其中,城建投资集团总经理段宝森、地矿勘查局局长尉永久、原宁河区委书记罗福来为了攀附原天津市长黄兴国,不但送酒送钱,还给黄的父母送药送礼。

  李金亮:被送钱者“出卖”

1955年出生的李金亮曾任和平区区长、区委书记,2013年起担任市政协秘书长,去年11月落马。

  天津市纪委工作人员介绍,此人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在房产开发、拆迁等方面提供帮助,以超低价购买房屋等方式收受贿赂,金额高达1600余万,其中十八大之后370多万。

  李金亮出镜时说,有一个对他行贿次数最多的人,他们之间的走动比亲兄弟都多。原以为花他的钱没事,然而当出了事,此人就把这么多年送钱的清单交给了组织,“都是利益和利用啊!”

  至此,他才幡然悔悟:“如果我不是官员,手里没有点权,他不会主动给我钱花。”

  赵建国:江湖老大自居

1955年出生的赵建国曾任红桥区委书记,2013年年底后任滨海新区人大常委会主任,2017年9月被双开。

  警示片称,此人颇有江湖习气,时常以老大自居。比如在某次聚会上,他就以老大的名义,对着某名女下属说:“如果你丈夫对你不好,我就找人做了他。”

  这种霸道更体现在任性用权上。曾有一段时间,红桥区的处级干部每季度调整一次,而每每此时,赵建国的办公室便门庭若市。

  原来,他经常是组织还没考察,便把风声透露给当事人,使对方以为职务提升要归功于赵书记提携,使干部对他大搞人身依附。甚至连时任区长张泉芬都乖乖送上20万,以“示弱”“示好”。

  周家彪:家人背后捞钱

1956年出生的周家彪曾任西青区长、区委书记,去年7月1日落马。

  此人出镜时如此揭露自己的心态:“过年收点礼金,三万两万,到这个级别的干部就不叫罪,顶多是点小问题。”

  其实他的问题一点都不小。他自己站在台前,使亲属与他人合伙,以律师身份,与西青区161家单位签订了246份法律顾问合同,收取服务费2052万元,实际获利1600余万元。

  于秉华:典型两面人

1957年出生的于秉华曾任天津公交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去年6月被免职。

  此人从乘务员做起,渐至高位。他无论走到哪里,总是把职工、乘客、廉政挂在嘴边。但实际上,他却居功自傲、羡慕奢华、喜欢恭维。

  这种两面人的特征突出地表现在外出时,即在天津不敢显露,在外地则原形毕露,享受高标准接待,吃的是山珍海味。

  经调查,于秉华将多家厂商纳入采购目录,搞定向采购,先后以接受他人装修房屋、收受现金及银行卡等方式收受550余万。

  杜强:金屋藏娇

1962年出生的杜强曾任市金融工作局局长、市政府副秘书长(正局级),去年11月落马。

  在杜强意识里,他人对自己的工作买不买账、认可不认可,要通过年节是否看望来体现。于是,他一面高调表态支持八项规定,一面躲进私人会所公款吃喝。

  他家房屋陈旧,家具简单,以示清廉。然而,他实际上另与她人购买豪华别墅和两处高档住宅,做“安乐窝”,共坠温柔乡。当得知上级可能会检查办公室,便把欧元金条等转移到特定关系人家中,藏在轿车后备箱夹层,或盖板下备胎处。

  经调查,杜强收受金融机构、社会人员70余人所送钱款350余万元,此外还收受金条、手表、象牙制品等贵重礼品200余件。

  段宝森:3次看望黄兴国父母

1962年出生的段宝森曾任天津国土房管局副局长、城建投资集团总经理,2017年6月落马。

  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结识了黄兴国的弟弟,于是便赶紧贴了上去。他们不但经常一起吃吃喝喝,段宝森还多次到千里之外黄兴国的老家,看望黄的父母,连续4年拜年送礼。

  据段宝森讲,自己接近黄兴国这个圈子,就是为了得到赏识和提拔。

  经调查,此人借钱炒股,为让儿子出国、就业、买房,伸手索取巨额好处。

  尉永久:黄兴国的老乡

1965年出生的尉永久曾任市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局长,去年8月被免职。

  早年间,他曾引进空客A320,便以功臣自居,以为自己能当一把手,结果未能成功。于是,他将原因归结为自己没有人,便开始搞圈子。

  凭借自己是浙江绍兴人的身份,他便攀上黄兴国这个靠山,“把他看成组织的化身”。除了利用年节的机会送给黄兴国购物卡,还送了大量茅台酒、绍兴酒。

  经调查,此人涉嫌受贿500余万,还私自将一名正科级老同事提拔为正处级,造成650万国有资产损失。

  罗福来:给黄兴国父母送药

1968年出生的罗福来曾任武清区长、宁河区委书记,2017年9月被双开。

  黄兴国曾在武清区当选人大代表,有一次他通过秘书把罗福来叫到办公室,说父母在老家就认某品牌的药品和保健品,还让兄弟跟罗福来联系。

  此时,罗福来意识到,这是密切接近黄兴国的难得机会。他把给黄兴国父母送保健品和药当作大事来办,先后三次亲赴浙江,还借向黄汇报工作的机会,多次送上和田玉名贵字画等。

  值得注意的是,罗福来收钱有个所谓的原则:不熟的人坚决不收,对熟人则是办事收钱。比如其子结婚时,“核心圈”的人送100万,他毫不犹豫地收下了。“边缘圈”也有人送100万,被他坚决退回,最后只收了5000。

  受攀附风影响,武清区先后有50多名干部因钻罗福来的圈子受到处理。

  魏建军:“我是一把手”

  曾任静海区政协副主席的魏建军心理是:自己这么多年辛辛苦苦,官没当多大,又没多少钱,总有一种吃亏的感觉。

  主政子牙产业区后,他几乎天天有饭局,即使没人宴请,也要到园区企业吃小灶,茅台、国窖1573不离口,黄鹤楼1916南京九五至尊不离手,外地考察住海景别墅、吃境外空运海鲜。

  “我是一把手,我对区委负责。”“我想告诉你,你就听着,我不想告诉你,你也别问。副职就是听招呼,少打听。”他把这些话挂在嘴边,到了忘乎所以的地步。

  更有甚者,他指定亲属经营的烟酒礼品店为子牙产业园区管委会及下属单位定点采购单位。仅一年多,管委会就在此消费100多万。

  王建东:浑浑噩噩混日子

一年前,也就是2018-09-21,北方信托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王建东,因不作为不担当问题,被免职。

  原来,拥有博士学位、多次受到重用的他总是逃避责任、以权谋私。比如当天津要肃清黄兴国影响时,他不传达不落实,只是圈阅归档。

  浑浑噩噩混日子,对工作漠不关心,但他对追逐享受、假公济私乐此不疲。出行要坐头等舱、住五星级宾馆,甚至在巡视组指出此问题后,依然我行我素。

  此人套现1000多万,大量购买银行卡,想花就花,甚至让工作人员直接给他个人银行卡转账100多万,可见利令智昏。

责任编辑:海竹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词
热 图
让偶像剧更有人间烟火味 赵本山与辽宁大学合同到期 山口百惠 谢霆锋张柏芝分居期已满 武井咲月九剧演出超户田惠梨香 小名醒醒获网友祝福(图) 有可能是最近最好看的国产片 大方分享“520撩汉秘籍 神探高伦布 陶喆再次出轨
顶头巾文艺范十足(图) 张梓琳已经恢复了窈窕 港星龙心 玛丽亚·凯莉产后首度曝光 当众喂刘谦吃东西(图) 盘点华语十大奇葩片 票房被指注水 完美假期 秋霜 蔡康永苦闷着装没灵感 最怕无法自理 厦门酒吧妹曝与林峰居所照片 周迅工作室正式单飞